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G2000副主任 康輝
人民網10月31日電(燕帥 趙光霞)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報告會昨日在京舉辦,今年4月以來,中央電視臺通過舉辦講座、交流培訓、社會實踐、深入基層等多種方式,在全台開展以“信念、理想、責任”為主題的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取得顯著成效。關鍵字報告會上,央視一線採編代表結合工作實踐,暢談開展教育活動的切身感受。
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副主任康輝從新聞主播的角度,以《正確看 生動說》為題分享學習體會。他說,對新室內裝潢聞工作者來說,善於學習是一種需要,一種職責,也是一項基礎性、根本性的工作。時代發展越快,需要學習的東西越多,對學習的要求越緊迫。在這次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中,大家交流體會,一致的認識是,在現階段,有兩方面,我們的學習必須跟上:一是對新媒體傳播手段的熟練掌握,二是不斷地向群眾學習,向生活學習。
以下是發言全文:
這些年,我有很多次機會到高校和花店新聞專業的大學生們做交流,幾乎每一次,都會被問到類似這樣的問題,“您在工作中秉持什麼樣的新聞觀?您相信您每天在《新聞聯播》里播報的所有新聞嗎?如果遇到和您的新聞觀背離但又必須報道的新聞,您是否覺得很糾結?”
他們提問的態度很認真,並不是調侃,看得出他們在認真思考,所以我覺得需要非常認真地來回答,因為他們都可能是未來我們這個隊伍中的一分子,他們今天的思考也許就決定著明天的選擇。我的回答是:“選擇了這個新聞機構,也就意澎湖民宿味著選擇了與我價值觀一致的地方,所以不存在我是否相信所報道的新聞,也不存在如何處理與我新聞觀背離的新聞,這都是偽命題。如果每天都在這樣的糾結中從事這個職業的話,我不可能堅持20年,而且,我還打算在未來的日子里把我現在秉持的新聞觀繼續堅持下去。《新聞聯播》播什麼?怎麼播?其實就是一個新聞判斷和選擇的問題,集中體現我們的新聞觀。新聞如何處理和表達,技術層面的問題可以改善,但新聞觀不應該也不可能改變,它是我們的媒體性質所決定的。”
他們當然可以認同或不認同,但重要的是,他們在思考,而他們的思考也促使我們去思考:是不是在我們的工作中表現出了對所應堅持的新聞觀的某種猶疑和模糊?我們是否有堅定的新聞理念?恐怕應該承認,我們也有困惑,或多或少,因為我們正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發展變化大時代中,既是重要戰略機遇期,也正在進入一個“矛盾凸顯期”,人的思想更多元,輿論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而且還在不斷變化。那麼,在這個時候,頭腦中明晰、堅定而非曖昧、搖擺的新聞觀對每一個從業者都變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因此,中宣部在全國新聞系統開展的這次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可以說適逢其時。
當然,我們對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不陌生,在其指導下的新聞實踐也是一以貫之的:央視精神所表達的“國家責任,全球視野,人文情懷”正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精髓的體現;黨性原則、為人民服務理念、新聞真實性原則都蘊含在我們絕大多數的報道中;具體到播音員的工作,我們對每一條新聞表達的要求比如“準確、分寸、親切”,認真分析一下,都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對實踐的要求,因為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正是對新聞傳播規律的精辟總結。只不過,確實不是每個人都清晰地意識到這就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因此,這次學習教育的一個重要意義就在於,讓我們今後對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堅持,以前不自覺的變得自覺起來,自覺的變得更加自覺。
怎樣做到這一點?從教育活動的效果看,對央視來說,對《新聞聯播》來說,對每一個播音員來說,就是進一步幫助我們解決好“怎麼看、怎麼說”的問題。
“怎麼看”解決的是立場和出發點問題。通過這次學習,大家對“講政治”都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什麼是講政治?就是時刻意識到你的工作與黨、國家、人民利益之間的關係。新聞要忠實反映社會生活,就是政治的反映。哪裡有“超越意識形態的新聞觀”?我們現在見得多了,不再想當然地認為西方國家的新聞報道想說什麼說什麼,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新聞媒體總有其階級和利益屬性,有黨性。前不久,習近平主席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安納伯格莊園會晤,記者會上,我給奧巴馬的提問是“中美建設新型大國關係,美國準備做什麼?”為什麼提這個問題?因為在場美國記者的問題完全忽略了這個最具有戰略意義的信息,而是緊盯著所謂“中國黑客對美國網絡安全造成威脅”,能說這背後沒有政治考量嗎?所以,他們也是講政治的,我們必須旗幟鮮明地講政治,而且要把講政治貫穿到工作的點滴之中。聯想到我們有的播音員處理時政稿件時過於隨意,這恐怕不是技術上的問題,而是認識上的問題。現階段我們在新聞宣傳報道上有一些不完善,不是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是因為“光講政治”,相反,恰恰是因為“沒有完全講政治”。那麼,什麼是最大的“講政治”呢?通過這次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再學習,我們更清醒地認識到,最大的“講政治”就是心中始終有人民。在我們的心中,黨性原則與人民性原則應該是一致的,沒有“為黨說話還是為人民說話”的區別,因為我們一切的發展進步歸根結底是為了人民。在座的應該都有過“走轉改”的實踐,我想大家會有共同的感受,也能從中找到我們的差距。說實話,直到今天,我們聽當年齊越、夏青的播音,不能不承認,我們仍然沒有超過他們的水平,技巧上可能無限接近甚至可以超越,但差距在於他們是實打實地從人民群眾中來、到人民群眾中去,他們比我們更懂得該如何講政治,更發自內心地在工作中講政治。
“怎麼說”,就是解決方法論的問題。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決不能是空洞地喊口號,而要靠每一天、每一次的工作扎扎實實地積累起來。客觀講,現在群眾對我們的新聞宣傳不滿意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是方法有問題,從什麼角度說?用什麼語氣說?什麼時候說?怎麼做到及時、準確、入耳、入心?你說出來的話別人聽不進去,等於沒有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具體到播音員的工作,大家應該註意到了《新聞聯播》最近一系列的調整改變,我們的職業角色已經變得越來越多重、複合化,既要是信息的挖掘者、整理者,又要是信息的把關者和直接傳遞者,哪一方面方法有問題、能力有欠缺都不行。比如一條重要的時政消息要馬上發,播音員你說你思想上高度重視,但處理急稿播讀的能力有限,播得支離破碎、信息模糊,搶出來的時效是不是也大打折扣?同樣,如果你只能完成依據稿件的播讀,需要整理、歸納信息點做二次傳播時就變得張口結舌,而且語言單調、乾澀,不鮮活不生動,這是不是影響宣傳效果?所以,這次學習教育進一步堅定了我們央視播音員、主持人團隊堅持業務能力建設的理念和行動。馬克思主義最講求實事求是,因此,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要求我們在實踐中不可偏廢和忽略任何有益於傳播效果的技能錘煉,否則,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只能是空中樓閣。而在解決“怎麼說”的過程中,善於學習很重要,世界是豐富、複雜的,因此,對新聞工作者來說,善於學習是一種需要,一種職責,也是一項基礎性、根本性的工作。時代發展越快,需要學習的東西越多,對學習的要求越緊迫。在這次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中,大家交流體會,一致的認識是,在現階段,有兩方面,我們的學習必須跟上:一是對新媒體傳播手段的熟練掌握,二是不斷地向群眾學習,向生活學習。新聞前輩穆青有句名言:“只有深入實際、深入群眾,才有思想,才有力量,才有主題,才有文章”,對播音員、主持人來說,“只有這樣,才有表達”。
真正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並很好地運用到實踐中,就能讓我們做到正確看,生動說。
這次的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活動對央視來說,無疑是一次重要的再推動、再學習,讓我們更好地將馬克思主義哲學精髓用來對照、指導新聞實踐。中央電視臺將繼續在建設國際一流媒體的道路上前進,我們需要堅定的理念的支撐,這種理念應該也必須融入我們的血液中。
 
(編輯:SN085)
創作者介紹

piwtureyo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